灼伤叶叶叶叶叶

咸鱼一只
雷安不可拆/腐女/学生/文手

@吹着16℃的空调
看到太太发的lof,于是试着合了一下emmmm
如果有冒犯也请原谅。
把俩张图的角度以及大小弄了下,降低透明度后。。。
头部基本完美重合发丝飘动也是一样的。。。。
我,还是打上tag好了,希望不会再有描图的发现。。。。

雷师和安迷修从小认识

安迷修看着婴儿车里小小的雷师,处于好奇心死盯着对方不松开双眼,安迷修妈妈看安迷修如此好奇便告诉安迷修这个孩子比你小一岁,是弟弟哦,然后在安迷修头上落下一吻,安迷修虽然听不懂这是啥玩意但还是乖乖的点点头

那年他一岁,那年他出生

雷狮去安迷修家做客也毫不客气,明明比安迷修小一岁个头却超过安迷修让雷师得意的笑了笑,还有着婴儿肥的脸上痞痞的笑。让安迷修很不满,俩人很不愉快的怼了起来,俩母亲还乐呵呵的笑着

那年他五岁,那年他四岁

安迷修上了小学一年级,雷师跟着跳了一级,安迷修表示为什么他这么厉害自己一定要超过他然后立下自己一定要成为三好学生超过雷狮,结果雷师在这个时候开始混日子,安迷修努力结果看到期末公布成绩的时候雷狮第四自己第五让安迷修咬牙切齿励志要完成德智体美劳五项标准

那年他六岁,那年他五岁

一直保持全小学第五的安迷修在银爵转学后终于位列第四结果发现这以来雷狮就变成了第三了诶,安迷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咸鱼的漫无目的的盯着前方结果让雷狮拿书敲了自己一脑袋说骑士道你发什么呆啊结果快要初中了的俩人还是很不正经在楼道上你追我赶的互怼,雷狮一边跑一边觉得安迷修好像有点可爱,二人心中的某种因素就这样产生。

那年他十二岁,那年他十一岁

初中之后俩人莫名其妙的成了一个初中的一个班然后差点同桌来着,也不知道是什么鬼缘分,安迷修就算上了初中也比不过雷师,依旧万年老四,安迷修戳了戳自习课还在睡觉的雷狮想告诉他让他写作业结果被抓住手,心中好像某种东西动了下

那年俩人一并上了同一所初中

初中三年生活很快就过去,直接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俩人做了个赌约,这三年对方是喜欢自己,俩人都赢了,结果异常奇怪的在了一起,少了撕比多了虐狗,凯莉边吃糖边想着,你俩以为本小姐看不出来么emmm

那年他十六,那年他十五

高中之后就没有见过雷狮了,开学第一天没看到,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告诉他大哥和他父亲要出国,安迷修这才跑了起来,看到机场已经起飞的飞机安迷修告诉自己只有等待了

那年他十七,那年他无缘无故的走了

多年的等待让安迷修遵循骑士道过了许久,等待了雷狮许久,双休日也经常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在电视机里看见过雷狮,少了几分狂妄多了几分成熟,围在雷狮身边的女人也不少,可总是摆摆手说自己有人占了

那年他变得学会等待,那年他多了几分成熟

抽空去飞机场寻找雷狮的身影已经成了安迷修的任务,但总是看不到他回来的身影,垂头丧气的准备回去心想这次又没有等到他,结果却被一人搂住,雷狮的味道弥漫开来,安迷修搂住雷狮搂着自己的手臂,轻柔的笑了笑

欢迎回来。

tbc---
估计会有后续的玩意

喜欢我的文的话可以点下蓝手红心,如果可以还可以点下关注w

[雷安] 独占与 占有


病娇雷狮注意

ooc注意

短篇注意

----------------go-

「安迷修…」

黑发的男人邪媚的笑着,看着椅子上一动不动的人

他将他的身体肆虐的破破烂烂,宛如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在哪里坐着

身体与椅子紧紧绑着,麻绳摩擦出了,一道道血痕,黑发的男人靠近他,轻轻舔着血痕。





雷狮狂妄笑着,漆黑的屋子里全是那戏谑的笑音,很是刺耳也很让人别扭。

他坐在椅子上,没有生命迹象,就像木偶一样任由雷狮肆意的摆布。

像是孩子得到糖果般却又有着极度狂热的扭曲的微笑

党…党费?…
还请雷安的大家多多关照了w